【阴阳师】遥望山不尽,暮雪隐云深——不见岳CG动画制作解析

阴阳师动画工作室

2022-11-0416568次浏览

2评论

7收藏

2点赞

分享

不见岳CG:

《阴阳师》不见岳CG | 云岚凭岳,浮世山行(CV:小野贤章)

诗经有云,高山仰止,景行行止。人们从山林之中收获自然的馈赠,同时也深切感受过自然所蕴含的可怕力量。

山,在众多诗歌与故事中,被人们赋予了品格与灵性。古往今来,多少文人墨客寄情山水,留下无数华美壮阔的篇章。人与山岳之间的情愫一直是联系着人与自然的纽带。然而,人们沉浸于城市的生活似乎已经淡化了这份联系。精心种植与修剪的绿化带毕竟总感觉少了一些天然的灵性。偶尔的登山可能也只是锻炼身体的理由,而少了些真正对山岳本身的关注。这样可能错过了山岳之中很多足以涤荡灵魂的美景,也因此而忽视了对山的保护以及随之而来的诸多环境问题。

此次《阴阳师》与《中国国家地理》跨界合作,推出全新SSR式神——不见岳。这次的CG动画,讲述了不见岳作为山神背后的动人故事。我们也希望本次的CG创作不只是展示新式神本身,同时也希望借此机会,呼吁大家关注山岳,重新审视人与自然环境之间的联系。正如《阴阳师》山岳之行 | 中国国家地理摄影师特别采访中所说,

“始于游戏,但是又超越游戏,影响现实。”这就是联动的意义。

不见岳CG动画自播出以来,一如既往地获得了广大玩家们的一致好评。给新式神的推出以及与《中国国家地理》联动的活动带来了很高的热度。

下面给大家带来一些此次CG制作的幕后分享。

在山之遥

<造化钟神秀> · 概念篇

这次CG故事讲述了不见岳与笠云两人之间,穷尽几生几世找寻彼此,寻求办法破解诅咒的故事。不见岳与笠云,本是山岳的魂与体。然而因为天降神剑,山岳受到诅咒,村民也因此受到影响。山神的魂魄被一分为二,成为了不见岳与笠云。所以他们生生世世互相吸引,却因为诅咒而无法结合。

这次剧情设计当中,涉及到不见岳与笠云不同世中不同身份时的故事。这些情节不只是人与山岳间的联系,也涉及到尘世间的人与人之间的纷扰与争斗。山岳看似亘古不变,其实同样承载着生命的变化;人世间繁杂纷扰,人与人之间看似天差地别,然而在漫长的时间面前,稍微不同的可能也只有那一份执着与信念。

本次的CG概念,在考虑场景与镜头的设计之外,同时也充满了对人与自然环境之间关系的探讨。

不见岳CG概念图

<我见青山多妩媚> · 模型篇

不见岳与笠云每一次的转世,都伴随着不同的身份。这就需要有不同的服化道去展示角色每一世的不同之处。同时在完美契合人物身份的同时,保持一种角色内在性格的一致性,使角色在剧情发展中的塑造更为连贯立体

这次的模型制作华美精巧,服装细节与道具的制作上也是暗含巧思值得细细推敲。

不见岳CG笠云模型

本次模型制作的主要难点在于同一角色的模型数量较多,服装各具特色,鞋子与发型等细节也不尽相同。在生产过程中需要考虑如何选择合理高效的复用方案。以笠云的鞋子为例。鞋子的模型有高跟鞋、平底鞋,每个鞋子的鞋跟高度也不一样。在制作模型的时候,是先进行鞋子的建模,角色模型做成平底站立的样子,将身体模型做一套基础绑定后,再用绑定文件穿上鞋子。

角色光脚平地站立的基础绑定可以复用到多个模型上,从而节省模型绑定的成本。

不见岳CG高模

云何其深

镜头篇

<天涯逐梦>

“在漫长的时间中追寻”,这样的主题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日本著名导演今敏的作品《千年女优》。现实中横跨了多个时期的名演员,在不同的作品中担任各种各样的角色,宛若轮回转世一般经历了不同人生,却始终坚持着一直寻找着记忆中的人。《千年女优》里那段精彩的转场设计一直被奉为经典。巧妙地运用画面中的方向速度、角色行为动作、具有隐喻的视觉元素,交织着剧情里的现实与幻想,以逻辑清晰有序的方式,将数个具有不同特点的时期和处于各个时期的角色形象与故事,凝练而流畅地传达出来。

《千年女优》今敏

<众里寻他>

在故事中讲述角色经历几世轮回也是常用的设计方法。然而在片长时间有限的情况下,如何去将一个这样的故事表达清晰完整且富有感染力,就非常考验视听语言的运用。不见岳CG当中,角色的每一世当中,不见岳与笠云,两人与诅咒之间的联系,在片中以精巧的镜头设计线索元素的运用,很好地兼备了故事线的推进与情感和氛围的表达。

对表现“分别”与“追寻”的镜头进行巧妙的剪辑,镜头的速度与节奏既传达出此间经历的无限重复与艰难,也推动情绪层层递进。

同一场景中连接同一角色的此生与前世不同镜头,模糊了记忆与现实的边界。交代了角色不同转世之间的联系。

在同一镜头中,在笠云的不同世形象的连续变化中,完整连贯了同一个表情动作,同时场景细节与氛围的变化也随着角色外貌做了统一调整。如同一念之间,思绪与记忆在时空中穿梭,诉说着变化当中不变的执着。

在片中对于一些意象的结合也是经过巧妙设计。

片尾不尽岳从山顶一跃而下时,伴随着的是天边的日出,象征着此前如同黑夜般的时光过去,从此刻迎来新生

<光影相形>

三渲二动画当中,干净而漂亮的光影是非常重要的。与完全写实的动画不同的是,光影既需要符合现实逻辑,又要在此之上做出满足审美需求取舍简化,同时也不能因为过分简化而显得呆板无趣。因此在制作过程当中需要明确的知道,光影所传达出的细微感受。

在游女笠云这场戏中,光线处理上并没有采用常规的暖色光,而是选择了红蓝两色来突出紧张不安的氛围。整体的光影突出了场景氛围的暧昧和笠云作为游女的魅力,并且让这份张力一直延续到之后笠云刺杀贪官的情节。笠云喝酒时这个镜头,角色面部边缘的高光、酒杯中荡漾的波纹,将笠云令人窒息的魅力与危机即将来临的紧张气氛联系起来。

在此次不见岳CG中可以看到丰富的时间与气候的变化。从白天黄昏直至深夜,从晴天到雷雨和风雪。这一切都发生在不见岳登山途中,而几世的故事回忆也在这次旅途中层层展开。直至不见岳登上山顶,破晓时分,一切的答案才真正显露,而一切也在之后回归平静。

不见岳CK

从CK中我们可以看到整部CG的色彩与灯光变化的丰富程度。这不只是让全片在观赏度上有了更好的体验。不见岳每一世故事不像《千年女优》当中有非常明显的年代跨度做区分,因此时间气候灯光这些元素的设计还可以帮助观众快速理解每一段故事是发生在不同世的轮回当中。

<缘牵一线>

片中有许多地方使用了联系角色每一世轮回的线索道具。金色的衣饰碎片、不见岳与笠云靠近时身上出现的咒文(当不见岳到达山顶时,身上的咒文也布满了全身,表示他确实已经到了离笠云最近的地方),还有首尾呼应的写着笠云愿望的绘马。这些并未直接说明的线索,在片中的关键节点反复出现,既委婉地诠释了自身代表的补充信息,给了观众思索的空间提高了影片的观赏性,同时也在此过程中加深了观众对剧情的理解,对角色的塑造起到了推动作用。

碎片

咒文

绘马

绘马上写着”回去吧,斩断此缘,便是新生”「人の世に戻って、私たちの縁を切って、新しい人生を生きるの」。

<见与不见>

在希区柯克电影中有种常用的电影表现手法,称为“麦格芬手法”(MacGuffin)。麦格芬的意思是并不存在的东西,但却是故事发展的重要线索。希区柯克本人是这样对其进行解释的:“悬疑电影中角色们必须拼命追逐,可观众却可以毫不关心的东西”。从一个话题或者简单的情节和意念,由此可以产生出更多的悬念和情节。在一些故事情节中,麦格芬手法可以在某种程度上模糊观众对于故事真实合理性的要求,在保留故事悬念氛围的基础上,将观众的注意点集中在眼前进行的故事情节上。

在不见岳CG故事当中,开场中反复出现的山岳可以理解为一种“麦格芬”。不见岳想要去解开梦中那个人究竟是谁这个谜题,感受到来自山岳的召唤,才决定前往山岳之中,从而回忆起前世的种种。这是故事最开始的驱动。然而随着剧情推进,不见岳与笠云的羁绊故事已经成为了主要的关注点。而山岳的召唤其实并不重要了。在篇幅有限的CG故事当中,一些巧妙的手法运用可以在节省制作成本的同时达到更好的表达效果。

浮世山行

<弧光>

《阴阳师》游戏每一次新角色推出,对于游戏本身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持续力来源。因此对新角色从外到内的塑造就格外关键。“人物弧光”指的是故事中的人物角色随着其遭遇和处境的变化,而随之发生着变化。在《阴阳师》对角色的塑造体系当中,结合了CG故事,动态绘卷,式神传记,绘卷故事,游戏剧情等多方面元素。虽然角色本身都是妖怪和神明的身份,但在故事当中传达的依旧是与真实的人同样的人性的逻辑,即人所呈现的性格与行为是会受到遭遇与处境的推动而变化的,而角色身上所发生的变化是影视作品戏剧性的立足之处。为角色创造合适的处境与遭遇,在精致的情节设计中让角色成长。观众也更容易在观察这种变化时,与角色产生共鸣。

<物哀>

物哀(物の哀れ)是日本平安时代的王朝文学上重要的文学审美理念之一。主要是通过对景物的描写来表达和宣泄人物内心深处的哀伤和幽情,以及对人世无常的感慨。

在日本江户时代,儒教受到幕府的保护,劝善惩恶的理念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过去的平安时代的文学,都必须与儒家的概念为前提。然而,日本的国学家重新发现了“物哀”,否定了以儒学解释文学作品,找回文学作品作为艺术的自律性,以故事本身的内在价值来看待作品。本居宣长解释“物哀”:“世上万事万物,形形色色,不论是目之所及,抑或耳之所闻,抑或身之所触,都收纳于心,加以体味,加以理解,这就是感知‘事之心’、感知‘物之心’。”(《日本物哀》本居宣长,王向泽译)。可以理解为,物哀即是理解人心,触景生情,并将这种感动呈现出来,使人能感同身受。

将“物哀”的美学思想从文学延申到影视作品上,视听语言的呈现与文字不同,并不能用文字般细腻的描写去展现人物内心,而此时对于环境、景物的展现成为了刻画角色内心与性格的重要方式。在不见岳的CG当中,作为山神的不见岳本身的设定就与“山岳”相关,片中对于季节与气候的呈现都与角色进行了强烈的关联,使得角色内心的感受更能通过画面传递给观众。笔者认为这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对于“物哀”这一审美理念的运用。

这次CG的音乐制作也是一如既往的高水准。片中开头以歌词铺垫剧情的一段物语琵琶更是相当出彩,为全片做了很到位的叙事铺垫,也铺垫了厚重的物语基调。为音频组的同学们打call!

<完整>

《千年女优》中,对于这场追逐的旅程,是“用尽一生去追逐一个影子”,而“我爱的是追逐着他的那个自己”。相信看到这句的时候,鲜有观众不会动容。对于观众来说,享受一个故事,往往是带着自己已有的底蕴,去翻阅自己内心的过程。不只是将自己代入其中某一个角色,跟随他的经历去体验。同时也会从不同的角度,不自觉地与内心的自己进行对照。这份体验,像是将一块积木,放入自己内心的凹槽当中。这块积木与凹槽是否匹配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这个动作进行当中,自己所获得的感悟

不见岳与笠云,本就是山神的形与魂的化身。原本就为一体因此互相吸引,因为诅咒而难以融合。不见岳的追寻,是一种对从前的记忆,背后的真相,以及破解诅咒的旅程。

然而对于我们来说,那个原本曾是一体的存在,是真实存在的么?

或许答案谁都不会知晓,或许我们终其一生,幸运的话会找到只属于自己的答案吧。但此番过程,可能就定义了我们的人生。

云逐夕日,散作霞光万丈。月写千山,徒留一地清霜。

可能人都无法否认自己作为个体,潜藏在心中最深处的孤独。然而,这份孤独即使到最后也无法完全消解,却会带着我们不停寻找,自己内心深处真正的渴望。

感谢大家的阅读!

本期关于不见岳CG的幕后解析就分享到这里。关于CG故事也欢迎大家在评论区留下自己的感想哦。

喜欢本次分享的话别忘了点赞收藏本文章,谢谢大家支持~

评论 (2)

0/1000
网易游学APP
为热爱赋能
扫描二维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