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UX篇:方寸之间,亦是世界——手游头像框设计分享

韩松&思源

2020-12-161545次浏览

2评论

36收藏

12点赞

分享

时光荏苒,庭院的樱花开了又落。自《阴阳师》运营四年以来,随着游戏产品的延续,带来的是版本活动的更迭、产品思路的进化以及美学思想的提升。早在四年前,阴阳师头像框承载的作用便不止于美观展示,而是情感记忆的“储蓄罐”。

从最早让人又爱又恨的“月见黑”到披荆斩棘夺得的“百鬼之主”,从搭车大佬一发命中的“噬剑之蛇”到守护平安众志成城的“伪神降临”,小小的像素格中印满的是在平安京世界中走过的每一个脚印,也是我们一步步坚定创新的风向标。

《阴阳师》头像框的设计涵盖了活动、成就、充值、附赠、定制、联动、挑战等等多个维度的框体定位,不同定位影响了设计初期对框体设计思考的方向。大致的设计规则有以下几个层面:

和风文化十分注重材质,遵循自然之美,追求事物本身所具有的材质质感。天然的损耗会衍生出一种静谧的美感,和风的质感是为了体现时间流逝自然形成的复古感,通过一些更加本源的肌理体现出自然、不做作的韵味。

比较典型的是和风庭院的木板,木色苍旧古朴,配上静谧的庭院,整体给人一种自带情绪、移情于物的感受。同时和风物件也都十分小巧精致,通过细致的手工技法表现出和风细腻的绝美感。这种精巧的美感在界面上更需要我们利用笔触以及一些细致花纹来表现和风的文化特征,而不是用僵硬图形去塑造。

不论是在现代的平面设计、海报张贴还是传统的装饰纹样,都非常注重“点线面”的应用。当图片上只有面和线条时会显得十分单调,而适当增加“点”的元素会使画面立刻变得活泼精致起来,所以点线面的应用,在设计中是十分基础而有效的方式。

日本人天生带有飘忽不定的不安全感和万事万物即将告别的态度,日本人大多喜爱具有浓郁悲情色彩的作品。轻圆融、喜残缺、欣赏残缺和不完美所表现出的美感。哪怕是今天的日本,“在无法改变的命运面前的无奈与悲哀”也可以说是最频繁出现的主题。与中国艺术文化中同样强调“留白”的艺术形式,这里多指构图的节奏感以及元素表达的融合性,适当的留白以此打造空灵的艺术美感以及框体的透气性。

和风设计的华美感一般都体现在细节上,例如一些暗纹以及图形的使用。

《源氏物语》的人物面对自然景物,四时花色时,联想到自身的境遇往往表现得像孩童般天真、拙稚,情到深处常常泣涕涟涟。同样的花,不同的人以不同的心境面对时,产生不同的“感动”,亦即“以我观,物皆着我之色彩”,一切花语皆情语。

不仅只是从游戏中,其他领域例如岩彩、珠宝设计以及传统漆器许多花纹的设计及构图,为我们带来一些灵感启发。

而如何以小见大,在头像框上讲一个故事,需要我们进行有效的设计改良以及创意思考

 日本文化十分注重对自然的推崇,这种自然囊括了花鸟虫鱼的写意景象,也有时间对事物自然形成的印记的偏爱。

如月在日语中是二月的意思,所以运用了松树、云、月、水晶材质体现出二月清冷的气质。从构图上来看,装饰都堆积在右下部分,左上角留白,疏密对比,大的块面中增加小”点”的运用。在颜色上主要使用用蓝色色系,少量重色,让整体更加沉稳,补充一点暖色,使画面不论从平面构成还是配色上都更加丰富。

风姿百物系列头像框的设计作为玩家在《阴阳师》游戏中整体成就的展示,涵盖的是活动参与、式神养成、充值消费、物品收藏、在线时长等等多元的意向。

在风姿百物系列头像框的设计上,我们削弱了等级观念的设定。制定了传统、华美、可延续、故事性等关键词。“物哀”思想作为贯彻日本美学的核心思想,同时也与阴阳师致力打造的唯美感受不谋而合。

所谓“物哀”是在自我认知方面独特的审美价值,能够对自我和世界展开深入思考,在一颦一笑,一动一静之间领略到情感的细腻,刻画平凡的人与物,含蓄的表露情感意境始终是中国玩家对于传统日式无法言说的初始印象,少女伫立桥头,在等待?在呼唤?在嬉戏?给玩家的自我猜想也是设计人与玩家情感上的一次神交。

将玩法事件以及式神故事背景融入到头像框的设计中,可以增加视觉表现的代入感以及头像框的纪念意义。

头像框的设计往往是提取出我们想要的设计元素进行打散重组,最后融入到头像框的设计中,体现我们想要表达的情感,以游戏中的一个比较有趣的式神云外镜为例。

我们从云外镜身上提取设计概念:对立、翻转、碎裂、重合。特征是翻转和镜面。

于是我们采用镜子作为我们的主要设计元素,将碎裂和重合这个状态融入到头像框中,将玩家头像放置于镜面之中。头像框框体像镜子一样从碎裂到重合,这是我们之前没有用到过的设计,打破头像框圆形的固有形象。

借物抒情的对位隐喻了日本文化最初的生命意识是是源自自然的,在物和人的对应和区别当中,又隐喻了平安时代人们对于自然意象——自然的敏感体察、悉心感悟。这种对自然物的亲切敏感直接影响了人们的美意识和生命意识,“物哀”的对象从自然物扩展到人、再到人生世相,逐渐完备了“物哀”美理念。 

游戏中往往需要一些剧情来讲述式神背后的故事,向玩家传递情感,使玩家产生共鸣。而头像框是这个时间段这个活动的纪念,头像框的设计也需要我们传递出背后的故事。故事感可以让我们的设计更有温度,更能传达出背后的故事赋予头像框的温度和情绪。

借物抒情的对位隐喻了日本文化最初的生命意识是是源自自然的,在物和人的对应和区别当中,又隐喻了平安时代人们对于自然意象——自然的敏感体察、悉心感悟。这种对自然物的亲切敏感直接影响了人们的美意识和生命意识,“物哀”的对象从自然物扩展到人、再到人生世相,逐渐完备了“物哀”美理念。 

游戏中往往需要一些剧情来讲述式神背后的故事,向玩家传递情感,使玩家产生共鸣。而头像框是这个时间段这个活动的纪念,头像框的设计也需要我们传递出背后的故事。故事感可以让我们的设计更有温度,更能传达出背后的故事赋予头像框的温度和情绪。

这个皮肤的设计亮点并不仅仅是灯光渔火的美感,而是对阿离凄美爱情的感叹。

品质提升不仅是绘制技法上的提升,更重要的是将式神的气质,以及情感故事融入其中,发掘的式神身上与众不同的特点。

趣味头像框作为游戏中比较特别的门类,有效的拓展了我们的设计思路以及玩家的受众范围,这种趣味性的融入增添了平安京的多元文化。

我们在设计白藏主皮肤头像框时,主要设计思路还是沿用白藏主头像框,使用它的狐狸耳朵和尾巴,然后加上的晴明皮肤。

在动效设计上我们想要做出一些亮点,用动效在头像框上做出两个状态,于是和文案同学沟通了故事背景。皮肤设定是白藏主偷穿了晴明的衣服,冒充晴明表哥,被晴明发现并进行教育,从而意识到了作为阴阳师的不易,这样一个弃恶从善的故事。

我们想将这个段落运用到头像框中,第一个是小白偷到了清明衣服的洋洋得意开心的状态, 以及后来被晴明发现、晴明训诫他之后沮丧的表现。此处增加了晴明的折扇,希望将状态做的更加明显。

游戏中第一次出现手办头像框,是要为酒吞和茨木的手办设计一个纪念头像框。需求预期是希望让玩家感到惊喜,但是我们尝试了硝烟、战火等具有战斗感的元素都显得不够特别,无法凸显手办头像框的独特性与市场价值。

于是我们便想着从另一个角度去设计展现他们的日常,当我们摆脱固有的思维,换一个思路,往往会有出人意料的惊喜感。

最后提取他们的代表元素葫芦和茨球,在头像框上体现出打打闹闹的日常。同时顺着这个思路想到了采用两个头像框切换的想法来提升头像框的价值。

之后我们延续了手办头像框统一采用Q版以及头像框形态切换的设计思路,相对于其他头像框厚涂的画风,可爱Q版在游戏中非常少见,稀有度也有了一个不错的提升,同时也能更好区分常规头像框与手办头像框。

设计头像框时常常在脑海中为他们排练一个小剧场,你会发现京都大BOSS八岐大蛇其实是一个宠蛇狂魔,每天私下和自己的蛇叨来叨去给自己的蛇取不同的名字,铃鹿山少主大岳丸其实会偷偷用自己的勾玉玩杂耍,这种反差感也会为头像框带来趣味性。

在头像框的设计中,我们一直在致力于浓缩日本哲学、文化与艺术的精髓,去创造出由感官到内心、由器物到万物的审美意识。

这种审美意识,将会持续传承在一件件令玩家津津乐道的头像框之中。今后我们也会积极吸取玩家的评论意见,为每一个喜爱《阴阳师》的玩家创造更多的惊喜!

↓↓↓推荐阅读↓↓↓

阴阳师大型活动交互设计

活动设计的骨·肉·魂(上)

活动设计的骨·肉·魂(下)

评论 (2)

0/1000
网易游学APP
为热爱赋能
扫描二维码下载APP